您所在的位置:万安新闻网 > 民俗风情 >
一条石板路贯穿村头村尾,古田直路村的旧城记忆
发布时间:2020-08-26 22:21    作者:万安新闻网    来源:

    新中国成立之初,直路原是独立的一个乡,后来成立初级社、高级社,大约在1956年才与南门等村合并成一个过溪乡。

 

直路村曾经下辖13村7厂(古田人称单门独户茅寮为“厂”),较大的有淋洋、山边井等,最远管到炭洋。

 

直路村正当中有一条石头砌成的大路从村头直贯村尾,这也许就是村名的由来吧。


 

这条路过去是泮洋乡等高山农民进城的必经之路。路下一条水圳,一沟清水长流不断。路上路下各有20来座房屋,主要住着赵、钱、刘三姓人家。移民前,本村大约60多户300来口人。村尾有一条山溪,溪边有座磨坊,村人称为“面房”,溪名便是面房溪。沿溪而上进入大山的峡谷口处,有座仙架桥。

 

相传直路人的祖先当年在这里架桥时,用尽办法都不能把十来米长、上万斤重的石板架到地势险要的山溪上,可是等工匠们回村吃完午饭再来时,奇迹发生了—一巨大的石板平平整整地架在了溪上,千年的天蟹沟通了。桥那头竖了块石碑,碑上刻满“天书”。据说谁能把它一字不差地读完,就能得到一群金鸡。

 

后来,果然有个状元路过驻足读“天书”。当他读到最后两个字时,只听得半山腰上一只金鸡母带着一群金鸡子咯咯咯叫着滚下山来,状元没等读完便慌忙扑过去抓,金鸡一下子全部消失。等状元回头再读“天书”时,那上面的字却有一半认不得了。至于这桥,当然是“神仙架的”。

 

桥下河当中大石头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大脚印,脚印旁边有一个圆洞。


 

据说,当年仙人在这里干完活后,用手杖一点,脚一蹬,上天去了!从此,泮洋、兰兜、芹石、大墘、根竹湾一带的人就可以挑柴炭下山来,跨过仙架桥,直奔六保渡,进城卖完柴炭买了咸带鱼等当家货色,再循原路回山里去。

 

直路村背靠着陡峭的大山,其余三面却是古田少有的沃野良田,俗称“直路洋”,总面积约800多亩。其中,三四“斗”(古田传统以“斗”为单位计量田地面积,一斗约合1.5亩)大的田有十多块,最大的一块“四斗丘”约6亩。

 

直路洋是外乡人,尤其是高山人的诱惑,更是直路人的骄傲当年这一带流传着一首民谣:“仙桥头前棺材墩里,锣仆(意为盖)锣鼎仆鼎,十陶瓶九瓮子,谁能捡得到,买得直路洋一半仔。”

 

不知这段民谣从哪代开始流传,始终未闻有人拾得仙条桥和棺材墩的宝藏路洋南至面房溪,溪南岸叫“老虎”。


 

再下去就是现在的坝区。直路洋西面延伸到古田溪边,北面最大,扩展到与淋洋村土地接壤的长桥坑。东北面是一块比直路洋还大的田野,由“八斗洋”和“墘面洋”合成,依着山势呈半圆形展开,面积虽不下千亩,却渐渐出现梯田。

 

从直路顺着这个半圆形往北,依次排列着香坎、洋头、山边井、堡头里四个村。香坎离直路不到一里地,却是个极其荒僻的小山村,在一片残墙断垣中,剩有一座瓦房,住着户姓赵(小名“乞吃”)的人家。

 

小时候,我白天砍柴从那里路过都怕遇到鬼。真不知这个村子何以败落到这步田地!洋头不上10户人家,山边井倒有10几户,后来划到南门村去了。堡头里是个美丽的小山村,4座瓦房一字儿排开,里头住着7户人家。村东头一条小溪,从洋头那边流下来,到这里被一道石坝拦着,形成一截近百米的长潭。潭上一座木桥,连接着从直路通往山边井、南门村的道路。

 

石坝将一渠清水拦进村前路下,一条长石板砌成“担水座”

 

清晨男人担水,白天妇女洗衣谈笑。村西头一棵千年大枫树,夜晚村民们在这里乘凉闲聊。村东头一口鱼塘,夏夜蛙声阵阵,村子虽小,却充满生活气息,那里有我童年的梦顺着堡头里村的小渠边往西半里地,就插到了直路通往旧城的大路上。路南就是长桥坑,直路与淋洋在此分界。这里到淋洋约3里路要经过一段较冷懈的山野叫“黄土坪”。

 

不知怎的,后来我读《聊斋》中许多鬼狐的故事时,想象中的场景似乎总是在那个地方。

 

到了淋洋村头,一样的有一条水渠、一个亭子。过了亭子几十米是岔路口,西通六保渡口,东进村里。该村约有二三十户,大部分姓苏。村子中段有一口又大又深的鱼塘,村北面是块比直路洋还要大的旱地一直延伸到南门村,名叫“南门坂”。

 

六保渡船由直路(含淋洋、堡头里)村的村民轮流撑,本村人过渡免费,外乡人过渡要缴5分钱或给实物。泮洋等山里挑柴炭的人舍不得付现金,多以柴火或木炭相抵(事先在家里选好合适的松柴爿两三块或硬炭一二斤,扎成小捆,到了渡口自觉放在岸上,上船时给船户说一声即可。即使船在对岸,这边的柴炭也会照交不误,极少有人赖账)。

 

轮值的农户一般要于当晚把收到的“渡债”交到直路村会计那里记得轮到我父亲摆渡时,我为他送饭,等父亲吃饭时,我就替他撑船,我那时才10岁出头。

 

过了六保渡,对岸是平坦的六保坂,道路也变得宽敞起来。再跑2-3里地就进了六保,在乡下人看来就算是进城了。从直路走来头尾7-8里路,比起那些高山乡村来,直路其实可以算是城郊。

 

没听说直路村出过历史名人,只知道这里出了个养猪模范陈玉英。她是上北京见过毛主席的古田第一人。陈玉英当年从北京回来后,到处做报告,绘声绘色讲述毛主席、天安门、故宫、金銮殿……很给直路人长了面子。

 

直路有一所初小,实际上就是一个复式班,由一个老师上一到四年级的课。淋洋、堡头里学童都在这里上学。第一任教师陈孝英先生(平湖人),素质很不错,教出来的学生送到南门山读高小居然不落后。为此,他深受学生和村民的爱戴。

 

1958年,直路被水库淹没,大部分移民“后靠”,到老虎嘴建立“新华村”,其余10多户安置到其他地方。

 

1963年,进行“二次移民”,直路这10几户又与淋洋、堡头里、山边井及南门的几十户一起迁居建阳童游,建立“五公里新村”

 

万安新闻网 豫icp备13022014号-1